• 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四川文化網門戶網站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統計信息

    高小華訪談:關于“超級繪畫”

    原作者: 優壹藝術之旅 來自: 四川文化網 收藏 邀請

    《重慶大轟炸》半景畫工作現場照
    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優壹藝術:您在青年時期就創作出了在中國美術史上十分重要的《為什么》《趕火車》等作品,后來亦是陸續有佳作問世。一直以來,您都被視為一個秉持自由、看重個性、善于反思與批判的藝術家。許多朋友其實并不理解,您在一個中國藝術市場正欲蓬勃的時刻棄之而去,深度參與到宏大敘事的“全景畫”或者說“超級繪畫”里面,而且您從藝術的角度也非?粗剡@方面的嘗試和經營。所以我們不得不好奇,全景畫的魅力在哪兒?究竟是什么吸引了您?

           高小華:謝謝你們一上來就提及我至青春時代一路走過的繪畫歷史!撫今追昔,對繪畫,對藝術,我自認為依舊秉持自由與開放的心態,注重反思與批判精神,只是每個時代所呈現的方式與表達不同。我納悶你們的“不理解”,我何時何地宣稱過要與“蓬勃”的中國藝術市場“棄之而去”(“批判精神”該不會去懟“市場”吧)?我對“超級繪畫”的好奇、嘗試和有幸參與為什么就一定要和藝術市場決絕?當然,曾經令我著迷的“全景畫”對當下大多數的人而言,的確存在無知無感的困惑,就像我之前那樣的一無所知。還是“科普”一下:“全景畫”源自18世紀的歐洲,兩百多年不斷與時俱進,是集人類科技與藝術為一體的繪畫體系;所謂“全景畫”,就是以360度環繞、百米之長、有數層樓之高的巨大畫作,加上前景地面塑型及實物相銜接,再配以高科技的聲、光、電等特效同時展示,令觀者如身臨其境,構成一道逼真立體而震撼人心的視覺景觀。由于其“稀有”和“高難度”,二百多年來,在全世界有幸“玩”過“超級繪畫”的畫家鳳毛麟角。對我而言,機遇難得,此生有幸“終極體驗”了一把“極限挑戰”,其樂無窮。當然,藝術家面對自己的工作不總是一本正經的嚴肅,有時亦有“游戲”的成分;本人喜好大型繪畫,理由簡單,自幼的冒險精神,就像挑戰蹦極或賽車,別人不理解,自己非得那樣玩兒,拿命玩兒,玩兒他個魂飛心跳才過癮!所謂能夠“駕馭”大畫亦是在不斷滿足好奇,追求所謂“情懷”及不服氣的倔強中所獲得的一種能量與能力。當然,現在的“藝術”都很“貴”,玩兒大畫并不賺錢,甚至倒貼。你得要有“不計成本”的“傻勁兒”,才能玩兒得起、玩兒得轉,當下還有多少這樣的“傻子”?說到此是不是感覺有點“英雄情結”?其實一切都是自找的,是自己的好奇心與價值觀所決定的;你可以選擇“玩”或不“玩”;而玩完之后,過了一把癮,安靜下來,平常心“回看”就好。

    《重慶大轟炸》半景畫工作現場照
    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2009-2011年高小華與雷著華合作完成《淮海戰役》全景畫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淮海戰役》全景畫工作現場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優壹藝術:“超級繪畫”所展現的,除了繪畫本身的極限,還包括藝術家個人的極限。這需要藝術家拋開已經取得的一些成績,不斷從零開始,嘗試挖掘自身的可能性。不為已創作的作品束縛,是非常難的一件事情,甚至于,需要某種程度上的“看輕”自己,不把自己當回事兒,只專注于手上的創作?

           高小華:“全景畫”應該是對傳統架上繪畫創作觀念與方式的挑戰和顛覆,它不僅包含了所有繪畫的元素,還由于其體量的巨大及制作工藝、技術上的復雜而被稱其為“超級繪畫”。同時還有一些重要的先決條件及“因素”使其有別于傳統的“先畫后藏”的“架上繪畫”,也就是說“全景畫”必須“先藏后畫”,即為了這幅巨大的畫作,首先得建造一座能夠“收藏”它的館!除了系列設計和建筑結構問題,甚至牽扯到城市的整體規劃與布局?傊,“全景畫”的概念不是“一幅畫”而是一個“系統工程”,是在藝術與科技“綜合”結果下的“全景畫館”。據悉,從發明“全景畫”至今,全世界僅存有二十幾幅!可想其機會之少,制作之難!一個畫家此生能有幾回機緣“全景畫”?恐怕對絕大多數畫家而言只能是終身無緣的“夢”。我當然期待全景畫創作后繼有人,不過從現狀看,究竟還有多少能夠駕馭大型繪畫并懷揣夢想等待機會且還樂意去做奉獻的藝術家?而更嚴重的問題是:由于多種緣故從今以后還會不會再有“全景畫”?對此我并不樂觀。十多年前,我曾做過一篇題為《誰來爬架繪畫?》的訪談文章,談的就是曾經的“全景畫制作人”的感懷與期盼。

    《重慶大轟炸》半景畫工作現場照
    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重慶大轟炸》半景畫

    (建議橫屏觀看)

    👇️

    高小華、雷著華
    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重慶大轟炸》半景畫
    1000cm×3600cm
     2003-2005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優壹藝術:創作《重慶大轟炸》時,現場仿若毒氣室,您需要戴著防毒面具工作,很難想象一個大師會在這樣的環境里甘之如飴。很多人稍微深入了解“超級繪畫”之后,也會非常好奇,如此堪稱奇跡的巨作需要付出怎樣的艱辛,是由怎樣不可思議的細節構建起來的,您可否簡要說一說其中的難度?

           高小華:如今“大師”“專家”之稱于國內嚴重貶值,幾乎成為笑話,何以這樣?在此不去深究,即便排除貶意“正解”詞義也非是一種“褒獎”。其實東西方對“大師”的理解從古至今都是有差距的;譬如國人稱之的“大師”,即便不是那些煙火不進的圣人,就是書香琴雅的墨客文人,亦絕對不會與下里巴的匠人混為一談;西方文明則不然,自古就尊重那些創造精神與物質財富的匠人,贊美他們的勞動,歌頌他們的豐功偉績,于是在匠人中產生了巨匠,產生了大師!他們是——偉大智慧、文理雙料的達芬奇,是拉斐爾,是爬了一輩子畫架的米開朗基羅……。其實中華歷史亦有相同的大師巨匠,只不過他們都是“無名氏”,默默地留下了無數偉大的作品;千百年來國人更津津樂道于頌揚帝王,崇拜士大夫之風采,他們絕對不會將鴻篇巨制與匠人們的艱辛勞苦,甚至骯臟危險的工作環境聯系在一起。我是有幸體驗過那樣的“艱辛”并且樂與大家分享:二十年間,我與我的啟蒙老師雷著華先生,共同爬架創作過多幅巨大的油畫,其中最大的足有七八層樓那么高、百米之長,可以想象其中的甘苦況味。估計大家應該經歷過家庭裝修?是的,“超級繪畫”的現場就似一個巨大的,充滿粉塵、噪音和有害劇毒物的裝修現場!“全景畫”是一套完整的“系統工程”,除了前期的文案研究、畫稿創作部分,僅僅現場制作就分為了幾大步驟:首先是畫布制作的“工藝”部分,要知道數噸重的一整塊畫布吊裝起來的拉力是巨大的,因此它必須是韌性極強的材料織成的畫布。為此,織布機亦是特殊的、超大的;生產廠家花費了近三個月的時間織造完成并運抵現場。接下來就是掛畫布,這是最重要、也是強度最大的一個環節,像如此巨大的畫布,往哪兒掛?怎么掛?當然需要特殊的構件;“畫架”是用數百噸的鋼管,經專業設計施工建成,它整體呈弧形與館內建筑為一體,“現場”猶如巨大的造船廠!還有掛畫布的棕麻繩索、數千付固定畫布的不銹鋼扣件以及幾十噸重的升降機也都是特殊定制的。掛畫布的場面最為壯觀、刺激亦最令人揪心,弄不好就布毀人亡,前功盡棄!難怪當畫布掛完成的那一刻,我們才真正舒了一口氣。接下來的工作就是畫布制底,“底料”是成噸的桶裝涂料,像制作所有的油畫底子一樣,一遍都不能少并且是在一塊1800平方米的巨大畫布上。此番工序經數周完畢,方才開始“繪畫”:打格子,放大畫稿,一塊一塊的刷顏色,一遍一遍的繪畫----。至今回想起來,應該說最艱苦,最難以忍受的還是長期待在有著劇毒、噪聲和有害粉塵如同“裝修現場”的極端環境中超復核的繪畫工作,更何況像這樣的工作狀況常常是要攀爬在腳手架上或是踩踏在搖晃不穩、懸浮于高空的升降機上作業!——我只是按照你們的提問,盡量“簡要說一說”制作“全景畫”的過程,怎么樣?是否感覺滿是“艱辛”?不錯,這就是“超級繪畫”作者,更是歷代大師巨匠,以及今日無數了不起的當代藝術家們的工作狀況,他們哪個不是具有所謂“工匠精神”的魯班?哪個不是值得敬重的藝術勞動超人!陳丹青在他的《局部》影視作品中最后特設兩個專集,表達了他對歷代偉大的藝術工匠們的敬意。

    《淮海戰役》全景畫畫布安裝現場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淮海戰役》全景畫的油畫稿
    2009年高小華與雷著華合作完成
    200cm×1600cm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淮海戰役》全景畫繪制現場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優壹藝術:您在藝術創作的同時,也一直在從事教育工作。是否有學生不同程度地參與過您“超級繪畫”的現場?他們對超級繪畫都有怎樣的反饋呢?如果青年藝術家對超級繪畫有興趣和理想,是否有渠道參與進來呢?至少可以做一些怎樣的準備?

           高小華:人世間諸事難料,可遇不可求,可求又不可遇的;說到青年人的“參與”問題亦是同理,“求”是求不來的,“遇”是遇見,是偶然,既然如此那就是“等待”與“期盼”,是一個美好的“夢”,或許一生無果。記得有首歌:“千年等一回”,別說千年,就是等上百年亦是一輩子,我就等了半個世紀才畫成。為此,從我個人的體驗,總結了幾條做“超級繪畫”的必備“條件”及五個不可或缺的“因素”——由此對照,看看想參與的同學們都準備好了嗎?1.要有作大型繪畫的理想和愿望;2.需要長期的積累與儲備(機會是為有所準備的人);3.需有一個良好健壯的體魄(米開朗基羅似的藝術勞動者);4.一個非主觀的“客觀因素”即“天時地利”而非個人意志的“國家行為”;5.需要有“不計成本”的“奉獻”精神”。最后想說的是“超級繪畫”的制作方法及理論,不存在于任何國內外現行的藝術教育體系之中,欲求知識除非親臨現場或與“全景畫制作者”私討“秘方”,否則別無他經。

    2001年-2005年,高小華于重慶大學
    主持擔綱國家重點文化藝術項目
    領銜創作完成了數十幅歷史題材油畫作品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高小華與雷著華在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
    《重慶大轟炸》半景畫工作現場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優壹藝術:您十余年前就表達過一個想法,就是參與半景畫、全景畫的創作,是為自己的“超級趕火車計劃”做學習和準備,同時也看看自己能否勝任這樣的巨制。您的大致想法是以每節車廂對應重要的歷史節點,連接出近代至今的歷史。雖然可以想見這個計劃實施出來是超現實的,卻更是一種真正準確的寫實。這可能是您最想創作的一件作品了吧?

           高小華:“超級趕火車計劃”源自我最初《趕火車》基因的變異與擴展;為此創作夢想,我必須作好準備;正在躍躍欲試的當口,能遇上國家系列大型公共藝術項目為實踐,何樂而不為?既可累積經驗又能積攢素材,再可滿足我對大型繪畫的好奇與挑戰。

    《重慶大轟炸》半景畫(中段局部)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重慶大轟炸》半景畫(左段局部)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優壹藝術:前些年說架上繪畫已死,也有一些人并不認同,覺得在一個框架甚至束縛內,藝術家能得到更充分的自由,而藝術亦能觸碰到真正的深度。繪畫是畫在架上,超級繪畫連人也在架上,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有時候,藝術家復歸到全景畫這樣看似傳統的形式當中,反倒是一種更徹底的反叛,對一些不那么合理的現狀表示否認與疏離,以選擇遵從自己的內心乃至身體、性命的需求?

           高小華:“架上繪畫死亡論”已有百余年,“死”沒“死”?不是你認不“認同”的問題,而是現實中“死”了沒?顯然繪畫還在,尚未絕跡,甚至還挺活絡,更好玩的是近期CHAT GPT也來湊熱鬧,說明繪畫還活著,還好玩兒。我以為,不管是依舊掙扎在被“束縛”于框架之內,還是攀爬于架子之上,亦或是自以為掙脫了“束縛”而獲得“自由”的“繪畫藝術”都在竭盡所能地去“觸碰到真正的深度”(其實我并不明白你們這句話的意思)。我從未“反叛”過繪畫,更未思考過什么“否認”與“疏離”的問題。當年的杜尚決絕于繪畫,要革藝術的命而端出“小便池”,你懂的,就是那個意思:玩兒膩了就甭玩兒了唄!還困惑什么“內心”的“選擇”、“遵從”乃至自己“身體、性命的需求”?

    《淮海戰役》(局部1)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圖片《淮海戰役》(局部2)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淮海戰役》全景畫

    (建議橫屏觀看)

    👇️

    圖片高小華、雷著華
    《淮海戰役》全景畫
    1800cm×10000cm
    2009-2011年
    (高小華美術館供圖)



    高小華


           中國當代著名油畫家,1955年生于南京,1982年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中國“傷痕美術”及“四川畫派”創始人,“超級油畫”踐行者。作品屢獲國內國際重要藝術獎項并為國家美術館、博物館收藏。
           1978年,創作油畫《為什么》首開“傷痕美術”先河,震驚中外畫壇,顛覆既往教化模式,以前所未有的姿態反思文革、批判現實而成為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經典之作。1981年,再以大手筆創作巨幅油畫《趕火車》,以全景式的構圖和宏闊的場面再現國情民生,開創了后文革時代藝術直面現實與人生的理念!囤s火車》被譽為油畫的“清明上河圖”,1999年獲得美國亞太藝術研究院“20世紀藝術貢獻獎勛章”。
           21世紀伊始,不斷挑戰自我與繪畫極限,涉足“超級油畫”,完成數幅震撼心魄的全景歷史圖卷。2016年,完成魔幻巨作《周易·占筮》,以視覺藝術詮釋了千年中華哲學思想。
           曾先后執教于四川美術學院、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和重慶大學人文藝術學院,F為西南民族大學藝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名譽院長,四川油畫學會會長,重慶市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該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孕妇高潮无套内谢视频|亚洲成a人a∨久在线观看|久久国产精品久久|99热成人精品国产免费